时隔八年再夺年度冠军 徐莹赛车默念孔孟之道
来源: 乐视体育 2018-01-02 20:22:00


    乐视体育1月1日讯  新年新赛季,对于在2017获得过年度总冠军的车手们来说,这新翻开的第一页日历牌有着格外不同的意义。在刚刚结束的一年中,前柴油改装组年度冠军徐莹再次获得了汽油改装组的年度冠军。时隔8年,当这位孔圣人的小老乡第二次举起总冠军的奖杯时,站在自己左右的对手没有一个在8年前见过。这让熟读《论语》的徐莹不由得感叹一声: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

    一、子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也。

    如今的中国越野赛场上,还有几个人能昂着头说:18年前我就开始玩赛车了……其实2000年的徐莹更多地是作为崇拜者满怀着郭靖初见江南七怪的膜拜之情跟在周元福身后去行走江湖。江湖在哪里?他还没搞清楚,也没有什么雄心壮志,能够跨过沂河,到临沂外面的世界去逛逛,就已经是莫大的追求了。直到2004年,徐莹才真正开始参加全国锦标赛,绰号疯狗,胆大心不细,凭着敢豁,5年后拿到了第一个总冠军头衔。那时候周元福、乔旭、李鹏程和马守礼这一帮临沂冠军几乎还都功未成名未就呢。

    “09年的总冠军没有多大含金量,当时哈弗车队非常强大,一路赢下来,基本上没有遭到对手的挑战,顺风顺水。今年的总冠军在这种严酷环境下能拿到,对手那么强大,证明了自己,也为自己年初吹过的牛皮买单。因为之前连续两年都是年度第二,能够坚持下来我觉得也挺不容易的。”2015年徐莹重返COC的前几站表现都平平,那个时候,不要说外界不看好,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红旗到底能打多久,廉颇老矣尚能饭否?坚持到底还是急流勇退?长江后浪滚滚来,谁被拍在沙滩上!踌躇之中,徐莹咬着后槽牙一站一站往下走。

    你别无选择!既然复出了,而且还是在厂商车队里,徐莹还有退路可走吗?幸运的是,他还是能经常登上领奖台,哪怕很少能站到最高的位置。

    二、子曰:仁远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

    其实在COC重庆总决赛之前,徐莹并不是夺冠的最大热门,仅列第三位。前两位孟斌和刘雪原分别领先他17分和5分,对手来自同一阵营,可谓是北汽双保险。而他后面的赵向前和钱春志也是领奖台上的常客,虽落后他12分和21分,由于最后一站积分翻倍,因此年度总成绩还存在着太多种的可能性。徐莹站在重庆总决赛的发车台前,就好像唐伯虎站在了美丽的秋香姐姐面前,谁能不心猿意马?

    最后一站,不但徐莹自己要夺冠,在他前面的孟斌和刘雪原得那样,在他后面的赵向前和钱春志得那样,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专门半路打劫的黄凤革和童振荣还得那样……种种条件全都得对上,分毫不差,徐莹才能夺冠。但有意思的是,经过三天预赛和最后的激烈决赛,最终徐莹第一,黄凤革和童振荣恰到好处地也上了领奖台,顺手牵羊地帮忙把孟斌挤出了三甲,所有的条件竟然全都满足了,徐莹就此再度封神。

    这次复出之前徐莹其实已经蛰伏了很长一段时间,5年前他粗心大意地改装赛车时不慎在驾驶室里埋了一个大号二踢脚,响了,让他老老实实地退休了几年。家人也激烈反对——赛车本来就是玩命,再搞爆炸活动,可就更破釜沉舟了!“这次复出下了很大的决心,因为这几年玩车耽误了生意上的好多事,原本是一种爱好结果变成了职业。既然是职业那就得做到极致,到老回首时,感觉不曾虚度,才是无悔的人生经历。”

    三、子曰:不患人之不知己,患不自知也。

    许多人都发现了徐莹这样一个技术特点——专门会打大仗、硬仗,越是总决赛他跑得越好,越是考验心态他心态越稳定。“不经风雨怎见彩虹?我一直相信这句话。经历之后,对好多事看的更淡了,自己心态更好了,开车风格更加稳了,慢中求快,比赛不是蛮干,而是要用脑开车,多多练习基本功。打铁还需自身硬!”徐莹自己如是总结说。

    “非常开心,在我们的主场拿下了总决赛的冠军,也拿下了年度总冠军。今年是特别曲折的一年,我们经历了太多,只有我们能够体会和理解。”香槟台下的徐莹也许永远不会去体会车队所经历的凶险,假如不是他这尉迟恭似的单骑救主,车队必将颗粒无收,那一夜车队经理杨逵唱的也许就不是大江东去而是霸王别姬了。

   旁观者清,徐莹这第二个总冠军其实更有含金量,2009年如日中天的哈弗车队基本上是处在被挑战的擂主位置,除非你失误,冠军不会丢。但2017年徐莹则变成了挑战者,北汽简直就是一座山,他不但得自己做得足够好,还得等着对手失误。而他在这个过程中,不但自己越来越稳定,还得到了家人的更大支持。“家人最初反对、中期默认、现在认可……这个过程非常不容易。有太多的话想给家人说,而他们在我每次出门比赛的时候都是简单一句话——注意安全。”

   作为一个极度重视家庭感受的山东人,这一刻,多少孔孟之道涌上心头,徐莹心底最刚硬的那部分忽然变得有些柔弱,眼睛里闪现出少见的温情。

   四、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明年要继续保持自己的状态,把握好机会,有条件的话还是要到长距离去,因为我认为现在心态更好了。”成功地为车队摘回一座总冠军奖杯之后,徐莹的目光不可避免地越过老板的肩头,望向了更远的前方。毕竟场地越野只是基础赛事,知者乐水,仁者乐山,更广阔的天地间,一座座越野系列赛的收车门在熠熠生辉地召唤着。

    在场地越野界,汽柴油改装组都拿过年度总冠军的只有徐莹和乔旭两个人,但他最想要的,其实还是长距离越野赛的奖杯,例如环塔。2012年,徐莹在赛车完全没有竞争力的前提下拿到过环塔的全场亚军及柴油改装组冠军,而那之后他就再没有机会出场了。2018,徐莹希望能够在场地越野与长距离越野两条赛道上都能够走得更远一些,而他的身边还有周元福、陈庆开等一大批志同道合的兄弟,有技术有能力还热爱赛车,岂曰无衣?与之同袍!

    遥望大漠,37岁的徐莹一声轻叹:谁能出不由户?何莫由斯道也?    (老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