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雪场客流短期波动不改长期向好
来源: 《山野》杂志 2018-01-17 17:39:17

2022年冬奥会更近一年,2018年平昌冬奥会就在眼前。滑雪的魅力未曾改变,人们对冰雪的热情只增不减,可为什么今年到北京周边雪场滑雪的人变少了?究竟这是一时之波动,还是长期的下滑趋势?

今年,对于生活在北京以及希望到京郊及崇礼滑雪的朋友来说,去雪场是个挺不错的选择。雪道上的人较去年少多了。坐缆车的排队时间也变短了,享受专道爽滑而下的概率增大了。我请教了几家雪场的高管,他们都表示新雪季到现在,客流都有所下降。

我自己也去滑了好几家雪场,万龙、南山、富龙、怀北,切身的体会与得到的反馈一致。在崇礼滑雪,可从万龙滑到云顶,可从富龙遥看翠云山。我一直也在观察,客流情况似乎更不理想。滑雪魅力未曾改变,2022更近一年,平昌冬奥就在眼前。那为什么到雪场的人变少了?究竟这是一时之波动,还是长期的下滑趋势?

过去的三年,雪场客流逐年递增,同期伴随着千百万家庭以及个人的财富增长,也伴随着房价的非理性翻番;三年前我国申办冬奥成功,举国欢腾鼓舞。而刚刚走完的2017呢?一线城市房价“去火”,包括股市在内的投资渠道也都很寡淡。身边曾有朋友笑言,过去这一年,他的收入非但没赶上通货膨胀率,反而缩水了,因为按照中介给邻居同户型的报价,他们家的房子也跌了200万。他的意思是,尽管工资收入没变,住房条件也没变,但他就是变得不敢花钱了。

这个玩笑可能代表了一种消费信心不足的普遍心态。户外运动和休闲体育,并非衣食住行那般的刚需,它是生活富足到一定阶段的衍生需求,是锦上添花,是以较高消费为代价的。一家三口,如果周末去京郊滑雪,花费至少过千元;如果去崇礼滑雪,取决于不同的雪场和住宿条件等,花费区间约在5000元至8000元。对新晋的中产阶级家庭而言,这种消费可谓高昂。

都说雪场价格高,可即便如此高的票价,雪场普遍还是利润微薄甚至入不敷出。水电成本、硬件成本、用工成本、用地成本和基建成本等等加权在一起,高昂的运营成本,使得国内雪场的票价已与欧美比肩,甚至还要更高。

眼下,如果在国内单单做雪场,越是认真去做,成本越难收回,更不用说短期就盈利了。当然,这里面不包括那些满足人们对滑雪好奇心的观光型雪场,堆个雪坡,铺个魔毯,租些廉价雪板,就圈地卖票了。可是仅靠好奇心和虚荣心支撑的生意是无法持久的,消费者越来越聪明,他们对服务也只会越来越“挑剔”。

十五年来,如果万龙滑雪场没有好利来的输血,支撑不到现在。而富龙地产如果没有预期到去年滑雪商住地产几十亿的销售,也不可能投资十几亿在县城边建起富龙滑雪场。如何让滑雪场生意不依赖于食品加工和房地产等产业的输入就能自体成长,这是值得关注思考和协同破局的产业问题。

滑雪产业要健康发展,消费的良性循环就一定要建立起来。如果都像现在这样,雪场人流量不增反降,滑雪场的投资拿不回来,服务的质量就难以得到保障。而服务水准和硬件设施的好坏,又会直接影响已对滑雪有热爱、有粘性的客群。实话说,邻国滑雪的价格优势、真雪的优势和其它诸多便利性是显而易见的。虽然我自诩是地球村村民,可谁不盼着自己家更好呢?

政府部门如何在政策、税收、补贴和教育青训采购等方面,降低国内优质雪场的运营成本,帮助这些雪场建立起良性的经济循环,将是崇礼这样的滑雪小镇于2022冬奥之后立于不败之地的外层关键因素;而企业和资本,如何在呼应国策、研判大势、选址立项、框架搭建、内容导入、精细化运营和整合专业资源等诸多方面,依托核心都市的消费升级力,发挥大好山河的户外资源,使得一个又一个的特色运动小镇和健康生活社区不白建,有人去玩,去住,去消费,才是项目成功的内层核心因素。

长期来看,以崇礼滑雪小镇为代表的休闲体育产业,并不会因为大众消费信心的短期起伏波动而改变长期上升的势头。一方面,富足起来的国人对健康生活和提升生活品质的需求,越来越势不可挡;另一方面,针对老百姓的这种势不可挡的需求,提供均衡的、充分的供给与服务,发展相关的第三产业,来促进国民经济持续稳定增长,已成为我国三令五申的国策。

虽然眼下只是短期的市场波动,但各地的体育休闲地产和滑雪度假等小镇项目,在具体操作上,还是应该按照符合商业逻辑的思路来运行,才能少走一些弯路。打个比方说,崇礼要建成中国滑雪产业的头部,那么这个头部如何来夯实巩固,是继续多建雪场吗?一定不是,提升整体服务品质才是关键。

在合适的时机,合适的地点,做合适的项目,建设体育休闲地产和运动旅游目的地,恰也如是。一个在二十一世纪势必将成为世界第一强国的中国,一个越来越国富民也富的中国,她的滑雪产业乃至大户外产业,又怎么会差呢?

(本文刊载于即将出版的2018年2月刊《山野》杂志,敬请关注)


【文、图/蔡英元;本期编辑:朱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