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恩斯夺冠达喀尔谢幕 赵宏毅终完赛梦想成真
来源: 乐视体育 2018-01-21 11:01:27

    乐视体育1月21日讯跑  经过14个赛段的艰苦磨砺,第40届达喀尔拉力赛终于在阿根廷科尔瓦多收车。西班牙老将塞恩斯迎来了自己的第二个达喀尔冠军,整个城市陷入狂欢的高能情绪之中。这不仅仅是达喀尔各组别胜者的荣耀时刻,更是所有完成第四十届达喀尔的车手们的喜庆时刻,其中,就包含中国车手赵宏毅的一份痛快淋漓的胜利呐喊:完赛,我做到了!

    最后一个赛段,摩托车组和四轮摩托车组采用混发方式发车,而发车顺序将会采用完全相反的秩序。也就是总成绩榜上越靠后的,越靠前发车。这也意味着摩托车组的第一名车手发车以后不久,汽车组就要发车!最终,总计185台赛车完成了第40届达喀尔。其中:摩托车85台,四轮摩托车32台,汽车49台(含6台SXS和19台卡车)。这样意味着仅仅55%的车手顺利抵达科尔瓦多终点大营!

    SS14,每个车手根据自己的成绩,战术都不会一样。手握诸多优势的车手,为了保证最终的排名,不会贸然发力。本田贝纳韦德斯控制了最后120公里的节奏,领先总排名冠军KTM瓦克纳5分38秒,拿下2018达喀尔的最后一个赛段冠军。但这样的成绩并未撼动瓦克纳的总成绩排名。最终,KTM瓦克纳顺利拿下2018达喀尔摩托车组冠军。这也是KTM车队连续第17次拿下摩托组的冠军。瓦克纳也是第一位奥地利车手骑着奥地利赛车获得达喀尔冠军的传奇人物。这位2017达喀尔摩托车组的亚军,本届达喀尔仅拿下一个赛段冠军,就凭借1月16日萨尔塔-贝伦的关键一战奠定夺冠基础。那天,瓦克纳是第一集团里面为数不多的没有迷路的车手。随后雅马哈贝福仁的因伤退赛更是将王者宝座拱手相让。2016年达喀尔冠军,澳洲铁人,KTM托比普莱斯以23分钟的成绩差距获得第三名,顺利登上领奖台。瓦克纳,托比普莱斯,和另一个KTM队友米奥以及同样驾驶KTM车型的法雷斯,占据前五之中的四个席位。KTM品牌的连续夺冠,可以套用一句“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而今年的摩托车组车手数据更是显示出“长江后浪推前浪”的趋势。继达喀尔摩托车组多连冠的传奇车手科马(现达喀尔赛事主管)和德普雷(现标致劳模)之后,达喀尔摩托车组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一统江湖的霸主级车手。摩托车手年轻化,是一大特点。2018达喀尔顺利抵达科尔瓦多终点的车手里面,参加达喀尔五次以上的,仅仅20%。

    作为WRC的双冠王,塞恩斯过去三届达喀尔代表标致参赛,但没有一次能够顺利完赛。这位拉力赛传奇,西班牙斗牛士,终于一雪前耻,拿下2018达喀尔汽车组的总冠军。这也是他的第二个达喀尔冠军。今年的比赛,让我们见到了一个全新的塞恩斯:稳重,谨慎,愉悦。这些王者必备的气质,在多年的翻车事故背景下,显得格外耀眼。甚至当他被库棱“投诉”罚时,也没见他有多大的过激反应,仅仅说了一句“感到恶心”罢了。不过最终的蒙冤得以昭雪,后面的几个赛段他手握足够的优势闲庭信步,没有出现任何致命错误,顺利拿到这份含金量充足的退休礼物。至此,标致的四架马车,勒布提前退赛,德普雷早就成了快速T4,彼得大帝撞上大树抱憾未能登上领奖台,这也很有可能是这位达喀尔先生的最后一次达喀尔征途。虽然标致的谢幕战没有出现大面积的胜利,但塞恩斯的夺冠依然让这个王师体面的离开达喀尔,因此,标致最终是在充满了遗憾中完美的谢了幕!从比赛一开始,四驱和两驱的争斗就一直是越野圈内热议的话题。从最终的结果来看,唯一能和标致军团抗衡的,就是丰田海拉。卡塔尔王子阿尔阿提亚最终拿下2018达喀尔亚军,德维利尔斯拿下季军。在汽车组总排行榜前五的车组中,标致占据第一和第四,丰田海拉占据第二和第三,可怜的MINI依靠一个“客户”车组获得第五。

    桀骜不驯:达喀尔官网最终的赛事报道的标题是UNTAMEABLE,桀骜不驯。这样的“不驯”,应该有两个层面的解读。对于那些遗憾退赛的车手而言,无论你是谁,哪怕你是其他领域的大神级人物,达喀尔依然是桀骜不驯的。对于那些顺利抵达终点的车手而言,其本身就是桀骜不驯的:无论再艰苦的条件,都要拼到底。此次达喀尔,几乎所有的参赛车手都表示,这是达喀尔移师南美以来,最为艰难的一次。艰难的程度,可以从因伤退赛的车手数量上有更多的直观感受。摩托车组:卫冕冠军KTM桑德兰德背部摔伤;本田快车手胡安巴雷达膝盖侧压以后关节积水;雅马哈索特莱特摔伤;雅马哈贝福仁锁骨骨折,脊椎受伤……汽车组:标致勒布车组领航丹尼尔尾椎骨骨裂;MINI罗马颈部受伤;中国车手何志涛的领航赵凯腰部受伤……

    八千里路云和月,见证几多跃马扬鞭,又目送几多折戟沉沙……

    在这里,借用一下此次参加达喀尔因伤退赛的中国领航赵凯的朋友圈感言:赛场如人生,不过是一场厮杀,赤血染黄沙,青春成白发,过重重关卡,数风云叱咤,不过道道伤疤,看盛世烟花,生死一霎那,豪气放光华,不死的战马,心不会崩塌,收拾旧山河再出发,若是真英雄怎会怕,不在乎折腰,地阔天高。来年再战!

    此次比赛参赛的中国军团共有两辆汽车、两辆摩托车,分别是:汽车组BP勇之队的周勇和何志涛/赵凯,摩托车组中国新疆大明矿业的张敏、赵宏毅,大家都说2018年达喀尔是尤为疯狂的一年,赛道的难度、天气的变化以及竞争的激烈程度无一不体现着疯狂,历经种种,赵宏毅最终成为中国军团走向收车台的独苗,以总排名74的成绩,完成了他的2019达喀尔。

    同样代表中国新疆大明矿业车队出征的西班牙车手费尔南德斯SS14赛段排名第20,总排名14。

    零公里润滑油Buggyra车队的505赛车Martin Kolomy 在最后一个赛段遭遇故障排名第19,Martin Soltys驾驶的532号赛车SS14排名第14。总的成绩Martin Kolomy因为最后一段的故障总排名由原来的第七名落到了第十一名,Martin Soltys总排名第十二名。而作为中国自主品牌润滑油来说,这是他们第一次涉足达喀尔,并且计划是连续三年,让我们一起期待,2019达喀尔零公里润滑油车队表现会更上层楼!

  

    2010年,年仅32岁的达喀尔新闻官艾米莉在其生日当天搭机从南非返回时,遭遇坠机,不幸身故。达喀尔组委会为了纪念这位前新闻官艾米莉,于2011年开始设置“艾米莉最佳图片奖”。如今,最佳图片评选已经进入第八届。此次获奖的的图片来自DPPI图片社的Eric Vargiolu。这位敬业的达喀尔摄影师,每次都是亲自开车进赛段,没有错过任何一届达喀尔。

    “我仔细研究了一下这个赛段的路书,汽车组首车发车时间是早上六点钟。当赛车进入赛道时,太阳将会升起,而且车组的行进方向是一路向东。进入赛道前,我祈祷千万不要有晨雾,这样我就有可能充分利用清晨第一缕阳光,构成完美的光线组合。凑巧的是,这也是难得的一次汽车组率先发车的赛段,沙漠里没有摩托车组的车辙,照片出来的效果异乎寻常!”

    此次评审团的成员为:达喀尔总监Etienne Lavigne,A.S.O.传讯总监Philippe Sudres,达喀尔赛事总监Marc Coma,法国国家电视台Lionel Chamoulaud。


    (兔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