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文静/韩聪:期待平昌演绎“90后”版《图兰朵》
来源: 新华网 2018-02-13 07:49:51

对于平昌冬奥会,隋文静和韩聪这对冰坛“老”将、奥运新兵,抱有一份比拿金牌更奢侈的梦想——重现“神”级《图兰朵》,滑到令全场观众起立鼓掌。

这几乎已成为他们的一个执念。2017年8月初的公开测验上,二人完成了全部技术动作,不停擦拭汗水的韩聪下冰后的第一句话却是问裁判:“老师,我们的《图兰朵》能把大家都滑站起来吗?”

那是他们第一次在冰迷和裁判面前演绎自己的奥运赛季自由滑曲目,仅仅是“完成”显然不能令新科世界冠军满足;而渴望一个观众起立鼓掌的褒奖,则因《图兰朵》是一个拥有过荣耀时刻的节目,而且这个光环属于中国双人滑。

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上,一袭红裙的申雪从赵宏博的手中旋出,眼带笑意看向她的王子,然而落冰的瞬间,美好也随之消逝,他们几乎拼上性命的“抛四”没有成功,一枚铜牌成为中国双人滑奥运冲金路上的那层窗户纸。

不久后的长野世锦赛,带着疲惫坚持征战的申赵选择了放弃“抛四”,单凭节目完成度和艺术表现力,凭与《今夜无人入睡》咏叹调同样高潮迭起的演绎,赢得了他们的第一枚世锦赛金牌。

传奇还在继续,2003年华盛顿世锦赛,上场前几小时刚打完两针“封闭”的申雪硬是拖着毫无知觉的右膝右脚完成了节目,赢得冠军!

“我和小隋还在比青年组的时候,偶然听队医讲起赵老师他们和《图兰朵》的故事,”韩聪回忆道。他听完就上网找视频,发现年代久远的渣画质都无法阻隔表演本身带来的震撼,“就是那种浑身起鸡皮疙瘩的感觉……我不知道我和小隋能否达到那样的高度,但在我心里,那是一个目标。”

2017年4月在多伦多,当合作多年的著名编舞教练劳瑞·妮可拿出《图兰朵》时,韩聪心里是有犹豫的,甚至总教练赵宏博也有顾虑。“《图兰朵》这个节目对我和小雪来说有很深的意义。我相信劳瑞的判断,也相信隋文静和韩聪的能力,但我很怕这会对他们造成压力。”

只有隋文静坚定得近乎决绝:“人生就是要勇于接受挑战!我喜欢这个音乐,我想滑!”在她的理解里,申雪的图兰朵是公主,温柔、妩媚,而劳瑞给她的角色设定是冷艳、倔强,这十分符合她的个性——“虽说是演公主,但我更像女王!”

劳瑞还融入了很多现代芭蕾的元素,起初教练担心节目编排太现代,脱离了原本歌剧的氛围,而劳瑞说她就是要编一套属于“90后”的《图兰朵》。

这版《图兰朵》对隋韩有多重要,其实不言而喻。从2012年初、当时年仅16岁的隋文静和19岁的韩聪以超200的总分首夺四大洲赛冠军,到2014年三度世青赛冠军无缘入选索契冬奥会;从2016年5月隋文静不得不接受双脚韧带手术,到紧接着的2016-2017赛季为中国赢回久违7年的世锦赛冠军,二人对冬奥会的向往已酝酿了太久。

“如果你们选择《图兰朵》作为冲击奥运金牌的节目,我会感到非常骄傲,”赵宏博说。

然而隋韩的奥运赛季第一战就滑“呲”了。2017年9月的全国花滑大奖赛,在家乡哈尔滨的冰场上,二人两个单跳和一个抛三周都出现失误。赛后隋文静哭了:“我不认为我有任何压力,但它可能真的存在。”韩聪则再一次走向裁判席,带着满眼的焦虑与不安: “老师,如果这套节目我们动作都成了,能把人滑站起来吗?”

于是在劳瑞从未如此频繁地出入首体的这个奥运赛季,编舞大神的每次莅临都少不了为隋韩等人修改节目,这才有了一次次比之前更加完善、更具层次的《图兰朵》。

2017年11月,隋韩的《图兰朵》在国际滑联大奖赛日本站的比赛中获得155.10分,超越了四年前俄罗斯选手沃洛索扎/塔兰科夫在美国站创下的自由滑最高分。尽管这一纪录后来又被总决赛上的德国组合萨维琴科/马索特超越,但在隋韩看来,重要的是演绎属于自己的《图兰朵》——“这是属于我们的故事。”

总决赛后的集训里,曾两次执导《图兰朵》的张艺谋亲自来给隋韩的表演提意见,劳瑞也最后一次来到北京,临别前她对隋韩说:“我已经做了能为你们做的一切,现在轮到你们去实现自己的梦想了。”

由于未承担团体赛任务,双人滑比赛又14号才开始,“葱桶组合”比队友们多在国内停留了几日,10号才来到平昌。抓紧最后时间找感觉的二人告诉记者,吃住他们都不在乎,尽快进入状态才最紧要。

“我想要一枚金牌,想要留下两个配得上金牌的节目,想把最美、最不一样的《图兰朵》展示给大家,”隋文静说。性格含蓄的韩聪则说:“第一次参加奥运会,说不紧张那是骗人,但我看小隋倒是一直很兴奋。希望我们的节目能让大家感动、享受、永远记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