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残奥会金句多:我是重金属发烧友 第二第四最悲伤
来源: 新华社 2018-03-11 07:24:09

“我没什么别的事,所以我就不停地滑!”

——训练时间到了,但美国单板滑雪选手哈克贝尔还不想停下来。

“嘿,这是安德鲁·库卡,你正在听世界滑雪第一人……在100.9兆赫的广播。”

——夺得高山滑雪男子滑降坐姿冠军的美国选手库卡想象着自己如何在韩国旌善高山滑雪中心将他的电台节目发回家。

“好吧,我想先看看你怎么滑!”

——当被问及如何夺得冬季两项女子站姿6公里冠军时,俄罗斯奥运选手安卡塔里娜反问记者。

“我是个重金属发烧友,(重金属音乐)让我的肾上腺素快速上升,当比赛开始,我浑身感到就要爆炸,那种感觉让我冲了下去!”

——单板滑雪残疾人世锦赛冠军、芬兰选手哈马里训练前戴着耳机,准备再次踏上赛道。

“最悲伤的位置就是第二或者第四。当然,在冬残奥会上,你不能登上领奖台的话,还要掉眼泪。”

——俄罗斯奥运选手安娜米列尼娜在获得冬季两项女子坐姿6公里银牌后难掩失落之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