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睿专栏】疆粤前瞻
来源: 乐视体育 2017-03-30 23:08:02

一晃眼,快俩礼拜了;

一晃眼,六年了…

飞了五个小时,宏远踏上了乌鲁木齐未褪去冬日寒冷的地表,六年来每个赛季他们都要飞这么一趟客场远征。然而这次不同,总决赛开始前的一张广州到乌鲁木齐的机票不仅在地图上划过一条航线,更在你我的脑窝里勾出来不少时间的记忆。

那些历久弥新的记忆就不用在一一去典数,那是在八一没落之后联盟最璀璨的对决记忆。那是宏远王朝青砖石上倔强生长的劲松,浇灌着遗憾。

广东华南虎,新疆飞虎。一将功成一骨枯。

铁马金戈的大漠边关,遗魂的悲鸣与烈马啸啸齐荡山峦。虽是物是人非,却也牵着这最熟悉的陌生人之手,两眼热泪。

红山永远不会忘了巴特尔,红山会记住布拉切吗?在训练场里挥汗扔三分的西热力江是否体会到了当年大漠妖刀徐国翀的不易。一朝天子一朝臣,或许连板凳上的杜峰和木拉提都不会像我这般老气横秋去忆当年。但我之所以这样,是我赞这没看够的夙敌争斗时隔六个春秋又能再回眸,叹的是当年的英雄不再,雏隼变苍鹰。

暂且放下这些情怀,作为看客你我轻装从简、把酒言欢。

有意思的是,和我猜想的不太一样,我本以为在“民意调查”这一项上,新疆夺冠的认可度会成压倒性优势。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身边的同事、朋友、老师在疆粤谁夺冠的选择上平分秋色,甚至广东的认可度还更高一些。起码在问题面前他们会给出两个答案。看来去年四川的夺冠对“赌局”的震荡不小啊,此处有坏笑。

掐指算来,广东有一项是新疆怎么也比不了的,那就是对比赛的专注。广东队有很多年轻人在杜峰拧眉瞪眼的呵斥中,把认真做好场上细节变成了习惯。而铁甲神军新疆飞虎所有获胜的比赛,他们的专注度都没有问题。

没有易建联,宏远在山西体育中心败走30分的比赛后,你有想过他们能在枝头发出新绿的时节杀回总决赛吗?发推怼东家,布拉切离开后连战连败的新疆,谁又想到这个大胖子带着粗了一扎的游泳圈载着球队游上了季后赛的对岸。

想想这妙里开花的伏笔,老天爷的套路深。

新疆又一次站在鼎下,撸起袖子准备打虎举鼎。这是现今这台班子的新疆第二次站在总决赛的档口,他们已成了气候,可是再黑的乌云也怕疾风。打到总决赛,比的可不仅仅只是花出去的银子和球员的派头。天山飞虎究竟是山中之王还是动物园大猫?叫声大没用,咬死对手见真章。新疆要感谢一路洒血的山东和辽宁,给他们填了伤疤紧了神经。

新疆队傲人的内线优势在面对广东时将继续保持优势但不再傲人,唯一一个能持球进攻的布拉切杜峰会让谁去防他?这是总决赛第一场的重要看点之一。俞长栋和孙桐林在季后赛放的都快和这春日一起发芽了,你可欺辽宁篮下无人,但是打广东的比赛周琦场场依然40分钟的上场时间,我认为会有副作用。

新疆队能防死易建联吗?能。有兴趣各位回看一下2008年北京奥运会小组赛中国打德国的比赛,诺维斯基被有针对性的防守限制的非常难受。易建联的厉害在于他高质量的执行能力和完成度,相对来说持球进攻并不是易建联的长项。从限制广东的守转攻做好退防这一项上做起,不要让易建联在弧顶接球,对位防守人把你的重心贴上去,无论如何不要让易建联接球以后转身面筐持球。另外新疆队要和俞长栋做好思想政治工作,准备当革命的转头。

新疆队防挡拆的水准怎一个差字了得,周琦很少出来延误,布拉切出来延误的作用跟测速雷达一样。易建联投两个空篮就可以养出一整场的手感,问题清晰,但是不简单。

赢球靠进攻,拿总冠军靠防守,看见这句话各位的下眼皮估计都瞪出茧子了。我却偏要说,新疆队要想拿这个总冠军,就要靠进攻!如果每场比赛都拿出和山东晋级之战的下半场那个状态,比赛没有不赢的理由。

如果周鹏在总决赛里不能延续核能表现,宏远要损失半壁江山。想要周鹏打的舒服,必须要让新疆陷入宏远守转攻的魔潭。但这一点不会太容易,新疆队并不怕死攻阵地,但是广东不会太想和新疆拼阵地战。周鹏和任骏飞将很关键,遗憾的是进入季后赛,同样是摇摆人,任骏飞已经沦为防守的沙袋。那就看周鹏的吧。

新疆的一号位是隐患,打辽宁的系列赛破全场紧逼一点毛病没有非常扎实。却硬是在打辽宁的第四场和第五场的末节自己心里先开始动摇。王子瑞两分钟内的接连两个失误或许,或许,或许会让他在李秋平心里的总决赛上场时间归零。说实话我也不太能想象国产后卫面对外援后场紧逼防守时做体前变向,在双人包夹时做背后运球。这两个技术动作带来的接连两个失误让王子瑞在第五战彻底被雪藏。罗旭东呢?他已经把上限和特点赤裸裸的给你看了。

所以杜峰会不会在比赛要劲的时候突然“偷师”辽宁使出212的全场夹击?要知道周鹏站四号位的时候比辽宁队所有四号位的防守能力都强,当然,外线的那几双快手差太远。为了把球运好,李秋平在对辽宁的第五战末节基本让亚当斯打完了,让浪了一整场的布拉切作壁上观。

外援是系列赛的基石,外援发挥不好的球队就在系列赛里歇菜,这一点不再多说。

新疆就是一桌自助餐,满眼的好菜,吃红了眼容易吐。

广东呢?一坛子好酒,有老将的醇厚又有小将的干烈。喝不喝得下,就看饮者的胃口。

写着写着饿了,诸位都用过晚饭了。那就静待明儿晚上的这桌大餐吧,第一场双方撕烂外皮见骨肉之后,会清晰的多。

上菜...

(作者:连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