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元参赛2017美国HTC越山向海 点出赛事举办关键
来源: 乐视体育 2017-08-31 12:03:22

作为队员,在波特兰完成199英里的Hood to Coast接力赛。从终年可以滑雪的Hood雪山,一路翻山越岭,不舍昼夜,跑到Seaside海滩。

之前我介绍过这个简称为HTC的著名接力赛,也推出了相关的参赛旅游包产品。这次能亲身体验,感受颇丰,先简要汇总出来,供大家参考:

一、参赛队伍需要较强的自持能力,主办方不提供保姆式服务

320多公里,每队8到12人,需要使用两台车辆(注:可能是因为许多赛段狭窄,赛事方对车辆有限制,如中巴、房车等禁止使用)。我们租用了两台八座MPV,北美保有率较高的起亚Sedona。每车坐五人,后备箱放有食水补给、每个人的衣物、睡袋等,在车上呆三十多个小时(完赛成绩27小时34分,属于快的队伍)。

路跑这么远,车开这么长,几万参赛者(注:HTC有一千多只参赛队,另还有半程赛距的PTC赛事,从波特兰市区到海滩,人数更多),每个人三四十个小时的生活日常,没有哪个民间赛事组委会有可能提供贴身式的服务,一切都要靠自己。组委会只在四个大站,提供能量饮以及一些免费的赛事纪念品(主要由冠名方、运动用品连锁店Dick's提供)。

HTC赛事今年是第36届,赛事组织上,包括志愿者的服务经验上,都非常成熟。这种成熟,在我看来,主要是培养好参赛队伍的自持能力,才得以把这么复杂的赛事,一年一年发展壮大。

二、参赛队员需要有较强的综合素质,特别是应急和情绪管理能力

虽然跑步难度不算大,主要为公路以及少量碎石铺装路面,部分路段有爬升,坡度一般,但是赛事难在战线长、很熬人。亲身体验为例,我跑了第9、11、22和35棒,总长不过40余公里,而跑的时间从艳阳高照的正午,到凌晨一点多的星河相伴,再到旭日东升的早晨。中间还要驾驶车辆,导航,以及为队友相互提供必要的服务。

如果不能很好的分配体能和心理能量,很容易出现体力衰竭、着急上火甚至埋怨队友等情况。从这个意义上说,Hood to Coast,考验的还不是跑得有多快,车开得多娴熟,而是对自己及他人负面能量的感知、消解和控制。

科学跑步本来是典型的个体性锻炼,它能产出健康和开心,正向能量;而艰苦的团队合作,即便是HTC接力的合作,产出的很可能是期待的落空、交流的障碍、以及当不可控因素出现时的想法背离。如何避免上述与个人想法不一致而出现的不利诱因,最终成为伤害自己及队友的负面能量,这就要考验HTC跑者的个人素养。

在接力等待交接棒时,常看到一个队员跑来而跑下一棒的队友姗姗来迟。要是你辛辛苦苦、分秒必争地跑了一个多小时,但在大太阳底下尴尬立着等队友,1分钟尚可接受,5分钟呢?半小时呢?其实,也许队友的车迷路,也许发生车祸,一切皆有可能。静静等待最为理性。

既重要也最不重要的,都是看重成绩。重要的,是自己尽力;最不重要的,是要求他人。

这次,我的同车队友老邵,凌晨跑临时增加长度的第21棒,在碎石土路上不慎摔倒,身上蹭破多处,尤其大脚趾受伤。一方面,他依然咬牙坚持快速跑到交棒处(我接棒时都没看出来);另一方面,他遗憾因伤无法再跑,我的队友们都争先恐后,争着跑他后面的赛段。而老邵自己,后面十几个小时也愉快地替大家服务。

三、山路赛段无法通联是常态,两台车之间需要提前确立沟通方式、应变手段和保持互信

我很喜欢波特兰这座绿色之城,就像我移居到这里的朋友梁金龙说的,波特兰是美国西海岸最为宜居的、性价比最高的大城市。波特兰街头,很少见到像纽约、旧金山和洛杉矶那么多的乞讨者。我并没有种族歧视,只是实话说,这里的非洲裔居民不多,倒是印度裔不少(intel最大的工厂在这儿)。

不过,不得不说,距离波特兰不过几十公里的山区,电信和网络建设太差(北京周边也存在没有手机信号的区域,只是不会这么大块区域),可能还是更为地广人稀吧。

两台车之间无法通联,而且官方指定的两车行驶路线不同,停车区域也不同。在无法打电话、用微信的情况下,用好对讲机(多数情况也无法使用),特别是提前制定好沟通计划和应对方案,这一点极为重要。

整个199英里,换算下,320多公里,设为36棒。每一台车间隔着跑3个六棒。就像我这台车,跑7到12、19到24、31到36棒。这就意味着,除了人和人的交接,还有车和车的交接(三次),确保两车对接无误,是顺利完赛的一大前提。

四、赛道规划灵活,对市政交通影响小。车辆外观装饰灵活多变,彰显成熟汽车文化

整个320多公里,除了少量赛事核心区,我没有看到封路的情况。一半以上赛段,是人车混流,包括社会车辆。我在跑第一天中午的9和11棒时,都是机动车无法通行的柏油绿道,但是沿途交叉道口很多,没有交通灯的路口,志愿者会示意来往车辆停车,有交通灯的大型路口,基本按照红绿灯提示通行。

第一天下午还有30公里左右的限速55英里的准高速路段,参赛者均在路肩便道上奔跑,旁边是川流不息的车辆。

我遇到的车辆,对参赛者和行人都非常守礼、友好。这和我在美国开车与步行的感受如出一辙(一线大城市会差一些,也分司机)。

如果国内举办几千辆乘用车同时参与的类似赛事,即便路段全部封闭,如何保障人的安全以及驾驶安全,也是不能回避的重要问题。恕我直言,如果有一个国民驾驶素质平均分的话,目前我们国内,距离及格分还很远。

说到车辆外观的装饰,确实是件极有趣的西洋景。各种稀奇古怪的“花车”装扮,有的满车熊猫,有的一车顶大腿,有的全车贴满偶像照片,有的把车后备箱像婚车那样缀满小玩意儿。不过,几乎每一辆车身都写着或画着参赛队员的名字,我们也一样。我们队里有超超和源源两个美术小能手,比如我们车的车窗上,就画着从故宫到Hood山和海边,这还真不算“树新蜂”。

明年再来,我们可以把车布置得更有中国风,还可以准备得更充分,比如多带些国内才有的美味干粮,把棒次安排得更合理些,更多地把中国人的活力和积极的一面,传递到美利坚的雪山大海。

都说美国最近出现了“白人至上”的可悲风潮,我们这次来开心玩运动,确实没有遇上。倒是在终点享受完海鲜大餐后,我开车东行回波特兰时,遇到一位难忘的友善白人。

当时是第二天下午,因为海滨终点车多拥堵,就想着回去的路上加油。没想到这一路导航走的是无人区和山林路,美是美,就是几十公里一个加油站也没见着。油灯亮了起来,我的心也提了起来。后来干脆把空调也关了,有下坡就滑行。后来源源大主编导航,我把车开到一个几十户人家的小镇,叫庭铂,也没有找到加油站。

情急之下,我下车找到一个在庭院里冲刷东西的白人青年。听我描述完窘境,他二话不说,找来一个红色的塑料加油桶,又把家里好几个油桶里存的汽油都倒到这个桶里,大概大半桶,六七公升油给我。我要给他20美金作感谢,他微笑摇头说不要,只是告诉我去最近加油站的行车路线。

我们的心里只有感谢和感动。

对于国家大事,比如特朗普建围墙什么的,我不好加以评判。

我只觉得,墙建得越高,墙里的人越会成为井底之蛙。人类的文明和进步,来自于开放和包容。其实,就算是我们这些个体也是一样,把自己封闭起来的人,长期的后果,只能是狭隘、偏激和自怨自哀。

我不是什么自由主义者和全球主义者,我只是觉得目前这个世界,有些地方、有些人、有些苗头、有些不好。比如有些美国居民,有些台湾居民,有些香港居民,还有些是我们身边的人,更不用说那些原教旨主义者,大家都把自己的眼界和心胸封闭起来,把一堵堵墙建得越高越厚,暴露出来的自己的愚昧就越多。

不延展了,喜悦是打破屏障的Hood to Coast这样的赛事带来的。或者说,它不是什么赛事,而是一场能促进社区和社区、文化和文化、人和人融合的游戏。参与游戏的我们,为每一个游戏着的人鼓掌。无论它是伊朗龙队,还是中国射水鱼队。

我很欣赏在波特兰圣三一天主教堂看到的宣传横幅“We stand with our Muslim and Jewish neighbors”。同理,我们也是和每一位期待和平、健康和开心的人一起跑,一起玩。无论国别,无论肤色。

感谢在10734城市森林别墅同居的每一位队友,Sonic、源源、肉肉、超超、门门、Haw、赵璞、Rock老邵、解析,还有被台风阻挡在香港的宝爷,能认识大家并一起跑步,很高兴!感谢麦子小两口的热情接待,等你们回国再聚!

怀念10734,每天在城市醒来都能看到森林、听到鸟语、闻到花香、跑到山径,是幸福的时光。

期待明年,第37届HTC,更多朋友一起来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