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建宏:为何我们始终没能拥有一支世界级的国家队
来源: 乐视体育 2017-09-06 09:46:18

去年的十二强赛,在沈阳,和各地来的体育记者约好了去李铁的八号足球公园踢球。场地很漂亮,条件也很好。尤其是充气大棚让沈阳这样的东北城市也拥有了冬天开展足球运动的理想设施。

李铁推着轮椅走过来,轮椅上的中年人虽然发了福,我也一眼就认了出来:曲乐恒。零零后甚或九零后估计知道他的人不多,他曾经是99年辽小虎大闹甲A时候队内的前锋,也曾经威风八面,大杀四方。放在今天的中超,估计身价不低于五千万吧。可惜,一场车祸终结了他的足球生涯。

李铁念旧,重友情。他忘不掉辛辛苦苦把自己培养起来的老教练张引,更忘不掉曾经要先扫雪然后才能开始足球训练的童年,也割舍不下从小到大的小伙伴。所以,他建了八号足球公园,要让沈阳的孩子们冬天可以不在冰天雪地里训练,要让张引老爷子看到足球的传承,同时他还拉上曲乐恒做足球公园的负责人。

轮椅上的曲乐恒笑的很开心。那一刻,我的内心也止不住的翻腾、温暖和感动。

或许再过几年,从这里也能走出像当年的李铁、李金羽、肇俊哲、曲乐恒、曲圣卿、王亮、张玉宁这样一班骁将。但是,即便如此,1999年,以这些青年才俊为班底组成的国奥队,还是没能走出亚洲。那届国奥队里还有孙继海、舒畅、郑智,哪一个不是后来中国足球里响当当的人物?


武磊与恩师徐根宝

徐根宝去崇明岛十年磨一剑的时候,那里还很荒凉,道路没有修通,基地周边也没有啥配套。孤零零的,不像是在训练,反而更像是被关进了监狱。今天的张琳芃、武磊、姜志鹏一定都有深刻印象。范志毅在这里短暂的帮过一段忙,他对自己的恩师徐根宝说,这里的晚上只能用机关枪打蚊子。

只有最能耐得住寂寞的几个老教练陪着徐根宝熬过了那段时光。实际上,对徐根宝来说,寂寞倒在其次,经济上的拮据才是命门。有一段时间,他需要在自己建的宾馆大堂靠签名售书,为基地增加一点微薄的收入。从那里采访回来的足球之夜的记者给我看这段视频的时候,我的心里五味杂陈。

我不知道里皮认识不认识徐根宝,但是如果没有他,里皮上哪里组建现在这支国家队呢?但这个队伍,还是不足以让中国足球出现在明年的世界杯上。

所以,徐根宝保留了崇明岛,又把目光投向了西班牙,在那里他成为了俱乐部的老板,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球员需要在更有竞争力的环境里成长,否则武磊、张琳芃可能就是不可逾越的标杆了。  

徐根宝比里皮还年长四岁。他的实验还在继续。前路漫漫。

和徐根宝一样,意识到离开了大环境很难培养出更优秀球员的,还有鲁能足球学校。他们曾经聘请了可可维奇,为足校奠定了还不错的基础。2005年我去参观的时候,足校已颇具规模。我在校园里还看到了几个来自新疆的维族少年,后来他们也驰骋在中超、中甲赛场上,其中比较有名的是买提江。大概五年前,我去喀什采访的时候,也看到了一群维族少年身穿鲁能足校的服装在训练,他们和鲁能足校有密切的关系。从中你能看到这个学校的良苦用心和不断努力。


但不管是足校这样的温室,还是喀什这样的旷野,人才始终难以达到人们期望中的高度。于是,足校又开办了潍坊杯,期望把它变成中国的土伦杯。至今也办了很多届,我深知他们坚持的不容易。  

只是,就算能从全世界请来越来越厉害的青少年对手,但终归比赛场次有限,足校球员得到的这样历练的机会仍然不多,更多时候,他们和徐根宝面临一样的问题,只能闭门造车。如果他们和周边的有足球的学校打比赛,常常是两位数的大比分。学校也走出了韩鹏、王永珀、周海滨这样的球员。不错,但还是不过瘾。

广州体育局的局长刘江南,官声很好,干练多才。仕途正好的时候,选择了下海,不是商海,而是恒大足球学校。他像徐根宝、张引和鲁能足校的许过教练一样,不甘心!怎么偌大的中国就培养不出世界级球星呢?这样的毅然决然,怎能不令人钦佩。


 恒大足校聘请里皮团队为学校顾问团队

但是当许家印把自己的足校宏伟蓝图描述给我的时候,说实话,我并没有多少激动。因为,鲁能足校、张引、徐根宝的故事早就让我明白,单靠一个人、一个企业,哪怕是恒大这样的超级企业也并不足以改变中国足球的整体基础环境。

我很认真的对许老板说,不如把建足校的十几个亿拿来和广东足协合作,创办广东地区校园联赛,并培养青少年教练队伍,如果这样搞一段,也许情况会真的改观。

许老板当然不会采纳我的建议。因为他应该比我更了解中国。后来我想了一想,也承认是自己的书生气作祟。至少,现在还有一个富丽堂皇的恒大足校。

不过,刘江南终于也还是离开了。


单打独斗改变不了中国足球根本上的人才匮乏。孤岛一般的足校也无力让沙漠变成绿茵。但他们依然是值得钦佩的一群人。他们只是像堂吉诃德一样倔强的同风车搏斗。

真正可以改变这个现状的部门,还在沉默,还在躲避,还在辩解,还在苦熬。

所以,在这个凌晨,我发了一个微博,只有短短几个字,作为十二强赛的最终陈述:找不到路,只能洗洗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