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建宏:人和冲超是血泪史 如何在北京找到归属感?
来源: 乐视体育 2017-10-09 17:47:54

“恭喜上海浦东足球俱乐部、上海中远汇丽足球俱乐部、上海中远三林俱乐部、上海永大足球俱乐部、西安浐灞国际足球俱乐部、陕西宝荣浐灞足球俱乐部、贵州人和足球俱乐部、北京人和足球俱乐部冲超成功”。伴随着目前叫北京人和的足球队击败新疆体彩,锁定明年的中超名额,我的朋友圈就看到了这样的贺词。

仔细看了看,这简直就是一道中国职业足球历史的博士生论文题。能够把这支队伍的前世今生梳理的一清二楚的人,那一定是中国足球的超级史学专家了。

我脑子里首先浮现出的画面就是1996年我跑去浦东采访王后军执教的那支队伍。当时的浦东刚刚开始建设,在上海人眼里是绝对的乡下,所以那时也流传着这样的一个说法: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套房。如今不知道多少人会因为自己当年的短视悔青了肠子,而倘或浦东队一直能够坚持到今天,他们又会是怎样的景象呢?历史不容假设,但假设会为我们提供另外一个视角审视历史。徐泽宪是爱足球的,他买下了奄奄一息的浦东队,并且让球队曾经无限接近联赛冠军。今天我们知道是假球黑哨毁掉了中远的冠军梦。拿钱的球员进去了,也出来了。金哨陆俊不仅被人打了耳光,还被质问为什么拿钱不办事。上海滩德比喧闹一时,空心的萝卜更要命的是没有根。球队后来几易其名,但终归都在徐泽宪台前幕后操持下,勉强维护住了血脉。最后时刻,即便徐泽宪已经无力支撑,也还是给队伍找到了一个好下家。当然球队必须要离开上海。很多球员、教练包括工作人员都必须背井离乡。

这支队伍在西安受到了极为热烈的追捧,失去了陕西国立的西安球迷迅速找到了自己的新的情感寄托。当“大风、大风、大风”的秦腔号子响彻朱雀体育场上空时,一切看起来都很美好。一个在西安读书的女孩子也深深的爱上了这个队伍,但是因为手里没啥钱,还买不起他们的球衣,在她决定远赴澳洲留学的时候,心里许下一个愿望,那就是等回来工作了,一定先买一件球衣。几年之后,当她学成回国的时候,却悲伤的发现,球队没了。一个非常熟悉这个球队的朋友把这个故事半是调侃的讲给我听。我却一下子想起了自己的经历。

当年河北永昌冲超成功,我被邀请回去参加庆功会,看着曾经熟悉的球场还有熟悉的家乡球迷,我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可是后来我很困惑,因为我明明知道我真正的主队是河北中基才对,就是今天的华夏幸福(永昌的前身本是福建骏豪),但如果我还生活在石家庄,我又会痛苦的发现,它早已经落户秦皇岛。做一个它的球迷成本好高。所以,当华夏幸福也顺利冲超之后,我在秦皇岛却怎么也很难特别激动起来。

不得不说,能够这么一路磕磕绊绊走下来,人和不容易,落脚北京这两年,他们也深刻体尝了孤独的滋味。都说明年就可以看到北京德比了,但是这样的德比究竟能够延续多久,谁也不敢保证。当年辽宁队一路辗转来到北京,除了留下一个“辽宁大风车队”的笑称,真正是来去无影踪。如今,辽宁队也在保级路上苦苦挣扎。

苦日子,大家都经历过,当年的广州队也曾经在乙级打拼,不过,只要不离开本乡本土,他们总还是能获得更多的支持。张力接手富力,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当年的越秀山情结,所以,富力打死也不肯轻易搬离越秀山,在很多老资格广州球迷眼里,越秀山才是真正的广州足球的根。在这里即便是一场乙级比赛,广州足球也能吸引来上万名本土球迷。这才是血脉。

你可以比较容易的在青春期的时候,捕获一个年轻人,让他成为你终身的追随者,但你能不能让这样的追随成为一个传统,需要的坚守就不那么容易了。

大连万达、前卫寰岛、深圳健力宝,很多例子告诉我们,你想搅动一时风云,只要财力够,胆魄够,并不难,但职业体育的基因之一就是地域性,只有产生了强烈的归属感,这样的队伍才算是逐步找到了生存的土壤。

北京国安、上海申花、河南建业、山东鲁能、延边足球,不论他们现在的成绩如何,和其他球队相比,他们都是已经拥有了第二代追随者的队伍,当这样的传承发生在第三代、第四代身上时,我们也许才能看到职业足球在中国真正的诞生。这样的年轮,用多少财富都难以替代。至于冠军,当然很重要,不过你一定要想好,那些奖杯将来一定要有地方陈列、有地方证明它曾经的存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