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睿专栏】恶棍&勇士 · 西热力江
来源: 乐视体育 2017-10-12 15:02:24

你我都曾在理想的支撑中追逐,也都在现实的冷酷下踱步。并非人人都是天之骄子,总会在无奈前放下初心。

也许生活和理想,总是要回归平淡……

西热力江·木合塔尔,除了2400万热血的新疆球迷之外,我很难想象还有多少球迷对这个场上显得格外粗鲁、浑身带刺的恶棍心有好感。或许就和他曾经在五棵松支起的那把伞一样,已然定格在你我的脑海里。他下过的狠手、瞪过的牛眼、推搡过的球员、骂过的裁判就着违体和技术犯规一起卷上散着香气的烤馕端入他的家常便饭。

不用急着和我一起火上浇油或者批判我用词的敌意,西热根本不屑于我洋洋洒洒的几个字去批判他,听我把故事讲完…

西热力江走进球迷视野时正值疆粤争霸,他日后出了名的暴脾气那会儿根本抢不了大哥们在总决赛舞台上的戏码。靠着积极的比赛态度、出色的身体条件和与他名字一样极具特异域风情的相貌,大家记住了那个帅气的维族小伙。

你没看错,“帅”曾经是西热力江就算想甩都甩不掉的标签,这和现在胡子拉碴满脸横肉的颜值对比之强烈不亚于仇家变老铁。也许是所谓相由心生,也许是逐步迈往而立之年的西热有了新的品味。很遗憾在CBA颜值的队伍里隐退了一位异域面孔。好在,不戴面具的西热力江为联盟带来了一位层次分明的人设。

如果我是西热的对手,我会恨死这个粗野、鲁莽的恶棍;如果我是西热的队友,我会享受这个投入、凶狠的勇士。

我斯文的那一面和很多球迷一样对西热力江这个家伙嗤之以鼻。但总有那么几个瞬间,西热力江用恶魔的犄角挑落我斯文的面具勾出我心底的欲火,我舔了舔恶魔的鲜血,真特么好喝。

西热力江第一次进入国家队正式名单是2011年的武汉男篮亚锦赛,我始终不怀好意的认为这或是邓华德给新东家谄媚而去的名额。当时在新疆上一个巅峰的强弩之末扛后场扛旗的西热力江,是以防守著称显赫联赛。别和我说什么西热的防守是当时国家队所需要的,他毛躁的下手被国际裁判吹的手足无措。

西热力江和2016年带去里约的睢冉一样都是头上悬着“防守”两个大字。但是武汉亚锦赛时,联赛里选出一个国家队第三后卫还没那么困难。

西热力江?球都运不好的一个犯规型控球后卫,带着他打铁声响亮清脆的外线命中率走到了他职业生涯可能仅有的那个巅峰。

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

西热力江的运球能力和传导策应,并不会给新疆的后场带去贵如油的春雨。加上职业生涯过程中毕会出现的伤病,西热可能“就这样”了。

那时的国产二号位上,除了南来北往的两个“鹏”字,尚且一望无垠。

人活着,没有怀疑过人生就像进澡堂子没搓背。但是怀疑人生的过程,比搓泥时的畅快要痛苦百倍、千倍、万倍。

我不知道西热力江当时怎么想的,看着自己的伤腿,和只增不减的年岁。

李宁赞助CBA的第一年,对,就是那个队服设计的跟闹着玩似的赛季。新闻曾经报道过西热力江在休赛期苦练三分球的新闻,好像是每天投中500个还是多少来着。只是当年没有被推到“凌晨四点乌鲁木齐”这样的高度。

从那之后,西热力江开始在联赛里无计其数的XJBT,诚然当赛季他的外线命中率从打击乐提升到38%,但如果我是蒋兴权或是崔万军,我一定在他扔实心球一样的出手时心里想着广袤的马勒戈壁。西热力江就这么投了下来,投过了崔万军、投过了李秋平,投到2017赛季的总决赛嗜血成魔、投到全运会的决赛创造历史。而今西热力江在进攻端的利器,是曾几何时的致命短板,三分球。

别忘了,还有他一身棱角分明、从未随岁月而消匿的腱子肉,这并不仅仅得益于他血统的先天优异。

仁川亚运会为国出战和红蓝招兵时受到力邀,西热力江重新证明了自己的价值。我希望在亚洲区预选赛看到他的身影。

西热力江不谄媚,依然在裹着骂声的批评中竖着那根俏皮的中指。或许就像他自己说的:我并不虚伪,所以绝不感谢骂我的人。

……也许生活和理想,总是要回归平淡。那究竟是苍天无情绝人之路,还是你故步自封坠落到底?如果你找不到答案,你随时可以走进新疆队的训练场,看看西热挥汗如雨练三分的背影。

谨以此软文,送给斯文的我永远都看不上眼那个恶棍,和懦弱的我无法企及的这位勇士。

西热力江·木合塔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