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中国速度滑冰队的改变
来源: 房学峰 2018-02-02 15:04:04

中国队的第一次训练课

第一支入住平昌冬奥会(其实我觉得应该叫江陵-平昌-旌善冬奥会)滑冰选手村的中国运动队是速度滑冰队,看了他们的第一堂训练课之后,感到了一些改变:改变之一,是队伍的结构;改变之二,是项目的成绩:改变之三,是队伍的精神面貌;改变之四,是队伍的后勤保障。

这里重点谈谈结构的改变和成绩的改变——

虽然我的老师张虹没有参加今天的训练,但我还是看到了和张虹一样出身于短道速滑、从事大道训练只有一年多的王洪利和稍早转型的李丹,他们都曾经是我另一位老师袁野的学生。加上速度轮滑出身的郭丹,这支中国队里转型成材的运动员不少,结构发生了可喜变化。

王秀丽教练回中国队执教之后,加拿大运动员Brianne Tutt(他的父亲是位冰球运动员,效力过费城飞人队、获得过1992年奥运会银牌)一直跟中国队一起训练,在本届冬奥会上将要参加女子1500米和女子3000米比赛。半年多过去了,她的汉语能力仍然停留在“你好”的水平,这是因为中国队里有好几位外教、运动员又大多会说几句外语,她学汉语的必要性不那么迫切。

加拿大队的赞助商是“LiNing”

一个国家的国家队教练同时带其他国家的国家队选手,这在世界上并不新鲜。比如:本届冬奥会速滑比赛中最炙手可热的明星之一、日本代表团“主将”(日本在每届奥运会上都会公布一名“主将”,一般都是成绩最好的选手和选手团的精神领袖)小平奈绪,就是跟着荷兰队训练了两年并且学会了尼德兰语之后,才在这两个赛季的短距离比赛中变得不可战胜的。又比如:荷兰的那位短道速滑教练带的其实是一支“多国部队”,好几个国家的国家队选手跟他训练。

因此,中国队里有外国选手、或者外国队里有中国选手,这将会是今后的一种常态,为此有必要感谢例如王秀丽、郎平、李琰这样的国际教练。

从本届冬奥会开始,一个国家参加速滑比赛的选手数量,从过去每个项目最多四人变成了最多三人,在这个背景下,中国队能获得19个参赛席位很不容易(其中2个席位受惠于俄罗斯受到的处罚)。

下面给出一组速度滑冰进入“趿拉板时代”之后(因其特殊性不计1998年)的数据进行分析——

2002年:19个席位12人参赛10个项目中的7个,其中女子8人4项。

2006年:26个席位15人参赛12个项目中的10个,其中女子8人6项15个席位。

2010年:18个席位14人参赛12个项目中的7个,其中女子8人4项。

2014年:12个席位10人参赛12个项目中的5个,其中女子7人3项。

2018年:19个席位13人参加14个项目中的10个,其中女子8人6项获14个席位。

可以得出的结论是:

其一,获得席位的数量大幅度超过上届冬奥会;

其二,参赛项目的数量大幅度超过上届、追平历史最佳;

其三,女选手仅未能获得5000米的比赛资格,本届赛会女子速滑的满额席位是17个,中国队获得席位的数量仅次于满额参赛的日本队、荷兰队,以及获得15个席位的加拿大队。

其四,虽然全队的席位数、选手数、参赛项目数三个指标都逊色于都灵冬奥会,但当时中国派出四位选手分别参加了女子500米和1000米比赛,因此在“全面参赛”的意义上,中国队在资格站阶段的表现值得肯定,女队的成绩接近历史最佳。

总之,自己跟自己比,中国速滑的基础变得雄厚起来,这是这个赛季发生的可喜改变,而中国速滑队能否在本届冬奥会上获得奖牌甚至金牌,那就是另外一个层面的问题了……

作者与六枚奥运金牌得主46岁的德国选手佩希施泰因

历届冬奥会最温暖的速滑馆

阅读原文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及采编均来自互联网

评论